数字新职业 助力青年在“云端”追梦

  【一线讲述】

  编者按

  信息化时代,数字经济催生了丰富多样的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场景,也深刻影响着当代青年的工作与生活。许多青年借助数字经济的风口,在数字经济这片“星辰大海”中点亮自己的人生价值,成为推动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。

  日前,人社部公布了“农业数字化技术员”“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”等18个新职业,并对数字特征明显的新职业予以分类标注。让我们走近几位互联网新职业从业者,看看他们如何在“云端”闯出新天地,勇当数字浪潮中的“弄潮儿”。

  

  浙江省杭州电竞中心,电竞选手在表演赛中。新华社发

  农业数字化技术员:当数据成为农业“新养料”

  讲述人:阿里巴巴集团数字乡村与区域经济发展事业部技术员 张梵迪

  前两天,有朋友把人社部最新发布的新职业转发给我,兴致勃勃地问:“农业数字化技术员,这不就是你的工作吗?”我看后心头一喜:我的工作终于得到了“官方认证”。

  我做农业已经7年多了,算是科班出身。大学时,我就读于浙江大学农学院。毕业后,先是和朋友一起创业,做过农业化肥生产,种过小番茄,工作一直停留在传统农业场景里。后来,我发挥懂传统农业又懂数字化的优势,进入阿里巴巴数字乡村团队,专注于农业产业、乡村治理和服务等方面的数字化,“打造乡村振兴的数字引擎”成为我的新使命。

  用数字化来改造农业生产的各个环节,是个很有成就感的过程。在嘉善西塘,我们做了稻米产业链数字化升级项目,让数字化能力深入到稻米育种、种植、生产、供应和销售的各个环节,包括建设作物大数据智能平台、数字化三农信息服务应用、菜鸟智慧云仓、订单农业、数字营销等等。通过这种全产业链建设,帮助本地农业生产降本、提质、增效。在杭州萧山横一村,我们以一张智能地图链接乡村、村民和游客,全面清晰地展示当地的文旅资源,并通过平台引流,吸引游客进村。去年10月建成以来,横一村很快成了杭州周边的网红打卡点。看到那么多人涌进村里,我心里美滋滋的。

  做业务的过程充满艰辛,每天的行程都排得满满当当,不是在县城里,就是在去县城的路上。紧盯项目实施、测试应用效果、开展业务培训……我深深体会到,成为一名合格的农业数字化技术员需要具备多项跨领域技能,随着数字农业技术越来越成熟,这方面的人才缺口会越来越大,而我也期待着更多同行的加入,让我们一起切磋前行。

  今天,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正成为农业增产增收的新养料。农业数字化场景正迅速从消费端走向更上游。我们随之溯流而上,以数字技术打通“研、产、供、销”全链路,推动农业提质降本增效,探索农业现代化的数字技术新路径。

  未来,我会持续深耕农业和乡村数字化领域,不断提升专业能力,也希望能将经验和方法传递给更多人。

  人工智能训练师:“训练”出精度99.95%的数据模型

  讲述人:华为云AI工程师 夏小飞

  上午9点,来到公司,打开电脑,登录华为云AI开发生产线ModelArts,查看昨晚同时在跑的几个模型的训练效果,分析它们在某些测试数据上表现不佳的原因……AI训练师一天的工作开始了。

  

  福建省福州市,小朋友在第五届数字中国建设成果展览会上和AI机器人下棋。新华社发

  作为“训练师”,训练前,先要观察分析数据,跟数据标注团队沟通数据处理方案,思考要采用的模型和训练方案;然后编码、训练模型;训练后,对模型效果进行分析,调整参数或增加数据,再接着训练模型……这样循环往复的工作看似枯燥,但当训练出的模型在实际项目中成功落地,心中充满了成就感。

  我曾经做过一个路边停车位的车牌识别项目,客户对模型精度要求高达99.95%。运用场景也面临多种挑战,大角度倾斜、灯光天气干扰等,压力特别大。我通宵达旦地和团队一起讨论方案、查找资料,多个模型同步训练进行比对,仔细分析每张识别失败的图片,最后终于做出了客户满意的效果。模型上线那天,每个人都特别开心。

  与其他软件工程师岗位相比,AI训练师听起来很高大上,薪资待遇也更高。一些工作多年的软件工程师,也有转行做AI的想法。但实际上,AI训练师的要求可不低。对于一个实际场景,大部分训练师都能训练出精度70%至80%的“玩具”模型,但是要达到商用条件的95%、甚至99%精度,就非常考验训练师的能力和经验了。

  现在高校计算机相关专业中从事AI研究的占比很大,社会上的AI培训也如雨后春笋。但我们招聘时经常发现,大部分应聘AI训练师的求职者,只是跟着学校里的课程或者网上公开的项目做了一些练习,对技术细节、新的平台和工具并没有深入研究,实际的项目经验也不足,与企业的需求差距较大。作为一名AI训练师,我们不仅要持续跟进新的AI技术,也要在项目过程中学习其他行业知识。这是这份工作带来的挑战,也是这份职业能够让人不断创新、保持兴奋的原因。我愿意在这个岗位上一直做下去,不断突破自己。

  

  在北京举办的2022全球数字经济大会上,一名工作人员在元宇宙体验馆演示视频动作捕捉产品。新华社发

  信息安全测试员:保护数字世界中的“人”和数据

  讲述人:北京知道创宇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信息安全测试员 徐得翔

  信息安全测试员的工作主要有两方面:一是“查缺补漏”,即在获得授权的情况下,模拟黑客视角对目标网络和业务系统进行攻击,找出目标存在的漏洞,并提出改进建议,保证网络及资产安全;二是“亡羊补牢”,即在系统被攻陷后,在被攻击网络和业务系统中查找攻击者留下的蛛丝马迹,提出修复建议,避免下次攻击者从同一途径入侵。

  一个漏洞看似不起眼,却往往会引发“蝴蝶效应”,让整个系统崩溃。先于攻击者发现漏洞,保护系统免受恶意攻击,真是最有成就感的工作之一。前几年我参与了一个安全测试项目,经过历时两天的反复排查,发现了一枚危险等级较高的未知漏洞,可直接获取电脑的管理员权限。在提示了客户这一漏洞信息后,我将这枚漏洞提交到了“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共享平台”,获得了平台颁发的原创漏洞证书。

  安全事件溯源,需要不断尝试、失败、再尝试……有时很长时间没有任何进展,也要耐得住寂寞,不灰心、不放弃。一次,某机构业务系统遭到黑客攻陷,网页被窜改,系统权限变更,关键业务数据有被拷贝的风险。我们火速赶到现场,从数以万计的系统运行记录中寻找异常记录。从早上9点一直查找到晚上10点,终于查到了攻击非法入侵的路径及其全部非法行为,并成功阻止。

  当下,中国的信息安全测试员面临着“需求极大、人员极少”的情况,而且随着数字化进程不断推进,信息安全技术类人才的需求会越来越大。“信息安全测试员”成为人社部公布的新职业,今年又新增了“数据安全工程技术人员”,就是国家对信息安全工作高度重视的体现。

  我国的信息技术、网络技术、IT技术和世界先进水平还有一定差距。未来,我希望自己掌握更加过硬的技术能力,保护数字世界中的“人”和数据,为推进祖国信息安全事业的进步尽一份力。

  虚拟主播:“泠鸢”有个音乐梦

  讲述人:原创音乐人、虚拟主播 泠鸢yousa

  早在2012年,还在读书的我便尝试在各大网络平台发布自己的音乐作品,多年经营后成为B站音乐区的一位全职up主。在我考虑转型的时候,一个对3D形象和3D动画技术感兴趣的合作伙伴拿着他投资创作的虚拟形象找到了我,想让我给这个形象赋予“灵魂”,我们一拍即合。

  2019年,我以“泠鸢yousa”这个二次元“虚拟艺人”的形象正式出道。“泠鸢”这个名字表达了我对中国文化意境美的理解。“鸢”为猛禽,既有美感也有攻击力,配上“泠泠作响”的意境便构成了一种反差。

  与泠鸢虚拟形象的初次“见面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当我第一次用软件做面部表情捕捉和动作捕捉,看到泠鸢形象跟着我同步动起来,感觉很梦幻。慢慢地,我和这个虚拟形象培养出了很深的感情,开始期待她变得更好。

  在做虚拟主播的同时,我还兼任全职音乐up主。制作音乐视频很熬心血,但我还是坚持发布音乐作品、尝试各种新的演出形式,不断寻求突破。我的长项是音乐原创能力,短板则是国风歌曲的词曲创作。但我会尽力展现内敛、含蓄、诗意的美感,将国风的优雅气质与活泼的ACG元素融合在一起,让独特的美渗透在泠鸢的服装元素、音乐风格、演唱方式之中。

  借着虚拟形象的“皮囊”直播,说说笑笑之中,我跟网友之间的交流变得更加亲切了。我不仅在与他们的互动中传达情绪价值,还通过音乐来表达所思所想,唤起大家内心深处的一些想法,这是我坚持一直做优质内容的动力所在。

  我一直在思考,虚拟主播有什么不可替代性?我的经验是不要单纯地去驱动、维护这个虚拟形象,而是要融入自己的想法和思考,掌握主动权。虚拟主播不仅是一种职业,更可以成为展现自己内容创作的一种形式。

  泠鸢一直有个音乐梦。我希望泠鸢能被大众认可和喜欢,也盼着有更多机会接触优秀的音乐制作人,共同创作出感动人心的音乐作品。

  电子竞技解说员:需要天赋,更需要百倍努力

  讲述人:英雄联盟官方解说 管泽元

  我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。然而,成为电子竞技员难度大,我便萌生了一个“曲线救国”的想法——解说电竞比赛。

  2013年,我通过面试,成为上海一家公司的实习解说员。那时,电竞行业发展得还不像现在这么好,我很少能接触到解说工作,更多的是做杂活,比如搬东西、拿外卖、安装电竞椅……虽然收入比较低,但我内心有一种强烈的感觉,坚信自己未来会变得更好,内心从未感到畏惧。所幸,家人非常支持我的职业选择,还鼓励我认真对待、大胆尝试。

  正是这份热爱和坚持,让我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飞跃。这些年间,让我印象最深的是2017年在国家体育馆举行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。当我获悉自己能进入“鸟巢”工作时,内心无比激动,还给家里人买了门票看我解说比赛。那一次,我真切地体味到这份职业带来的成就感。

  游戏解说需要语言、沟通能力等天赋支持,更需要天赋之外的百倍努力。我现在主要负责解说英雄联盟LPL、LCK和全球世界赛,还会参加篮球、足球等运动比赛的跨界解说,并做个人直播,常常需要战胜因为连轴工作而产生的疲惫感。随着工作量的增加,挑战也在增加,但我会尽量把每一个任务完成好。

  2003年,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列为中国第99项体育项目。这些年,电子竞技行业有了更大影响力,大众普及率越来越高,电竞解说员也迎来了新的发展空间。从业多年来,我深感这个行业很缺人才,尤其是复合型人才。希望能出现更多优秀的后来者,“搅动”这个行业,让我们的解说更有趣、更精彩。

  (项目团队:光明日报记者王美莹、陈晨、邱玥、王斯敏)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2年08月19日07版)